• >
主页 > 本港台现场直播在线 >
本港台现场直播在线
孟广美丈夫遭前妻讨近20亿家产 二人辛苦打拼起家
发布日期:2019-08-12 09:02   来源:未知   阅读:

  吉增和当日委派处理他与张秋华离婚协议的律师王洋到场说明,王律师介绍,吉增和2005年1月来找她咨询离婚事宜,理由是“2004年的一件与其当时的妻子张秋华女士相关的特别事件。该事件严重伤害了吉增和先生的感情,从根本上损害了吉先生与张秋华女士的婚姻关系”。律师确认,吉增和2005年年初搬出当时的家庭住所,与张秋华正式分居。在经过漫长的财产分配修改和调整之后,终于在2009年底形成双方均认可的离婚协议文本,并于2010年1月29日正式办理离婚手续。

  虽然吉增和10日并未亲自到场,但律师发表的这份说明,无疑是替他帮现任妻子孟广美“平反”。

  吉增和前妻张秋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远不是一起财产纠纷官司,更多的是她与前夫吉增和及孟广美之间的情感纠葛,还明确指出孟广美是导致两人婚姻关系破裂的“第三者”。

  52岁的吉增和现为世贸天阶董事长,比他小7岁的张秋华是吉的发妻。两人在1995年9月18日登记结婚,后育有一子,今年已经16岁。

  张秋华称,由于女星孟广美的介入,2010年1月29日,两人协议离婚,张秋华当时并不知道有第三者存在。作为补偿,张秋华通过离婚协议及2012年的补充协议,共分得家产2.4亿元,并获得三处房屋和一处别墅。其中部分款项尚未到账。

  “看着老吉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为孟广美花了那么多钱,我心不甘!”张秋华如此解释自己在离婚两年后提起诉讼的动机。在她看来,原本低调的吉增和自从与孟广美在一起后,整个人都变了:耗资1.73亿从香港购入豪宅作为新婚礼物送给孟广美,并购置价值近千万的订婚钻戒等。

  “他给孟广美一年的花费就超过了2个亿,这里面也有我的血汗,我可跟了他20年!”张秋华说,孟广美家人多已搬到北京居住,一些家属还进入世贸天阶公司工作,或在世贸天阶开店经商,“我跟了老吉那么久,只给母亲买过一套房子,可孟广美现在得到的太多! ”

  从张秋华对婚姻的回忆中,可以一窥吉增和的发家史。生于1966年的张秋华只比孟广美大一岁,早先也是模特出身。张秋华与吉增和在1990年相识时,当过大学老师的吉增和正经营着一家小公司。

  张秋华说,1991年时,两人共同投资在长安街旁开了一家小饭馆。为了经营,两人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却只有几百元的收益。这家小饭店只经营了半年便关门大吉。在经过了无所事事的半年多后,两人在东单开了一家鞋店,把铺位租给散户。这桩生意最终给两人带来了第一桶金,一年便可获利数十万元。两人此后还开了一家夜总会,但只经营了一年便草草关门。

  最终,在1995年,凭着多年辛苦创业的积蓄,两人开始将业务转向房地产开发,并以吉增和的名义与他人合作投资开办了世贸天阶,注册资本1亿元,吉增和对该公司的投资为6500万元。1999年是世贸天阶飞速发展的标志年,从此吉增和一路风生水起。

  想到当初的共同奋斗和自己今天的境遇,张秋华感慨万分。她说,离婚补充协议后,自己分得的4000万元至今没到账,但最令她心寒的是前夫处理共同财产的不公平。多年来,因公司主要由前夫管理,她对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资产等都不甚了解。

  直到近日,张秋华辗转听说,某保险公司对世贸天阶进行过资产评估,报告中显示,世贸天阶所有的房产、车辆和现金等价值总计约为60亿。按吉增和所占的65%公司股份算,其名下资产在35亿元至40亿元。

  其中,仅世贸天阶下属的奥中兴业和奥中基业两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名下的房产,便分别有7万和4万余平方米。按照市价估算,并根据企业登记资料中吉增和所占股权,吉增和在上述两家子公司的房产便价值约23亿余元。如对半分割,张秋华可分得近12亿元。

  9月3日,张秋华代理律师也表示,根据媒体此前报道,吉增和早在2009年便已经开始追求孟广美,是在其与张秋华婚姻存续期间便存在过错行为,在家产分割时更应该偏向弱势的女方。

  据悉,此次起诉,张秋华除了要求变更已签订的离婚补充协议外,还提出享有世贸天阶公司32%的财产性收益。粗略计算,这笔收益在18亿至20亿间。目前,张秋华已诉至法院,她能不能分到巨额财产还要等法院的审理判决。

  去年接受记者采访时,孟广美亲口讲述了与吉增和相遇相知然后步入婚姻殿堂的经过。

  初次见面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孟广美累得半死,但碍于朋友情面推脱不掉聚会。正当她无聊地点唱KTV时,有个叫吉增和的男士邀她玩游戏。走的时候,她没留下电话号码。

  再次见面是在三四个月后,孟广美受邀为一个商场活动担任主持,而活动的主办方就是数月前邂逅的吉增和。“因为是工作,所以也没多交流,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活动完了就直接走了。 ”

  一两个星期过去了,在孟广美快把吉增和忘掉的时候,她收到了他的短信,希望一起吃个饭。“当时我重感冒躺在家里的床上,从来没有那么难受。 ”

  在家病了好几天没人送温暖,突然有人关心,孟广美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三天的时间他们发了几百条短信。“虽然才见过两次面而已,但是却能从他的字里行间看出他的紧张。到最后病得太严重,没办法就打电话向朋友求救,那个答应陪我看医生的朋友,让我从早上等到中午一点,然后又改成两点半,三点,最后又跟我说延后到四点,吉增和见问了我几次都没出门,他就说‘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

  一周之后他们第一次所谓的浪漫烛光晚餐,孟广美形容那次是两个笔友的见面,“我虽然不是知名度很高,但是我在这个圈混了十几年,他老人家居然不知道我是谁,孟广美对他来说完全是零,我觉得这样就更有趣,因为我也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我们两个是从空白开始。 ”

  幸福就这样不动声色地降临了。孟广美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他没有刻意地安排求婚的过程,他连我的手都还没牵过,就说‘我要娶你,我没有办法去证明我有多爱你,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就是我愿意娶你,我要娶你回家’。 ”孟广美笑着说,她谈了二十多年的恋爱,总共结交过七任男友,从来不逼婚,可这个认识不久的男人,却乐呵呵带着她去见家人朋友,害羞地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让所有人都意外到难以置信。

  就在这时,流言蜚语来了。一个富商要娶一个女艺人,有人告诉吉增和,这个女人曾被骗全部身家,她看上的可能是你的钱。“他从不隐瞒,什么都告诉我,他跟朋友说如果我邪恶,那该是我去骗人家,而不是被骗。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